北京咳,你中招了没? 有机会,有机生活第一媒体

北京咳,是外国人对在中国期间产生的一种呼吸症状的称呼,在医学上并没有定义。主要出现在12月至4月间,表现为干咳或咽痒,离开北京后会自然消失。患有此症状的人一般认为,出现这种情况与北京的空气污染有关。

塞拉的“北京咳”

最近,芬兰人塞拉夜里又开始咳嗽,她感到自己的“北京咳”回来了。这和半年前的症状一样:咳嗽,没有并发的感冒症状。

2012年底的北京格外寒冷,半个月前的积雪还未消融,上面覆满着一层黑色粉末,第四场雪又飘然而至。不过,塞拉觉得家乡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更冷,让她难受的是北京的空气。

北京咳,对于居住于此的人来说,这是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词。知者寥寥,但它一直流传在北京旅者的嘴边,更多是外国人。“Beijing Cough”:“北京咳。”。

它就好像在描述一种水土不服的疾病:你来了就有可能得病,走了就自然消失。诸如德里肚(Delhi Belly,一种痢疾性感染,表现为急性腹泻)和罗马烧(Roman Fever,一种类似肺炎与疟疾的传染病)一样。

在来北京之前,尤其是北京奥运会期间,塞拉和男友哈里看到诸多关于北京空气的报道。实际上,北京一直在治理空气污染。原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杜少中此前接受,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称,从1998年始,北京市取消或治理了6万多台各类锅炉。10年间,在每年134天的采暖季里,二氧化硫超标天数从106天下降到只有9天。

在北京奥运期间,污染物浓度几乎和发达国家一样低。北京大学的一项针对37个儿童的研究表明,奥运会期间,PM2.5浓度降低,儿童的急性呼吸道炎症数量也在下降。

2011年4月来到北京,塞拉做好了“吸烟一年”的准备。最初的几个月,让他们庆幸的是,没有什么症状出现。但好景不长,塞拉在一次户外长跑之后,耳朵受到了感染,持续了六个星期,哈里也开始感冒。而在一年后的3月,塞拉在夜间咳醒,连续的咳嗽竟长达十分钟,“就像一个严重的吸烟者”。

哈里突然想起了“北京咳”。他们换了一间公寓,购买了一台瑞典生产的空气净化器,但是情况依然没有缓解。

哈里觉得最有效的办法还是回到芬兰。2012年7月,塞拉回国了。果然,一个月后,症状消失。“赫尔辛基PM2.5日均浓度最高的一天是27(微克/立方米,同下),平时都在10以下。而北京则超过80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发生反应,因为我们习惯了非常干净的空气。”哈里特意查找了2011年的监测数据。

8月底,塞拉返回中国,北京咳又犯了。她只好去看医生。

在芬兰,医生觉得塞拉咳嗽的病因很难判断,但北京的医生显然经验更丰富。在北京一家医院,医生问塞拉在芬兰是否得过类似的病,在北京时是否一直在同个公寓,是否离闹市区较近。“后来医生问我是否戴口罩,是否出去锻炼,是否在睡前长时间散步,有没有空气净化器,我觉得她开始注意到空气了。”塞拉回忆说。

在得知塞拉平时吃阿司匹林来抵抗皮肤过敏,并且得过六周的耳朵感染后,医生下了结论:塞拉的皮肤对于空气中的小颗粒物过敏,耳鼻喉都受到影响。夜里咳嗽是因为鼻子里的脏,东西在睡觉时流到了喉咙里。

塞拉在医院清洗了鼻腔,并开始服过敏药。一周后,症状缓解。“医生说最重要的是一直戴口罩,也不要去户外运动。”此后,塞拉一直坚持戴口罩。

“咳”出名声

哈里想不起第一次是在哪里听到北京咳这个说法,这显然是外国人创造的名词,不少外国人早在博客上戏谑地描写这种感受。“我就是那个在地铁上、餐馆里坐在你身边不停地咳嗽,打断你讲话的讨厌的人。”一个纽约人在2009年中的博客调侃。

2008年1月,有医生资质的英国人理查德·史密斯来到北京,之后他以 到小时的细节描述了北京咳过程。“一串咳嗽可能持续90秒,十分钟发作一次,我没有感到自己病了,咳不出东西。嗓子感到了刺激,但是也称不上喉咙痛。”。

不过至少在1990年,“北京咳”这个词汇就已出现。

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到的最早来源是《扶轮月刊(The Rotarian)》1990年的第三期。这本由慈善组织扶轮社筹办的杂志援引了一篇报告:“工业国家曾经的主要城市现象——空气污染,已经散播至全世界……在雅典,死亡人数在重污染天上升六倍。在匈牙利,政府认为每死亡17个人,就有一个是因为空气污染。在北京,空气污染相关的呼吸胁迫很常见,被称为‘北京咳’。”。

杂志援引的报告作者是希拉里·弗兰切。1990年1月,当时她在一家环境政策研究机构——世界观察研究所工作。2012年12月26日,希拉里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:“我最早使用北京咳这个词就在这篇报告中,也是在新闻上看到的,因为当时我没有去过中国。”。

希拉里应该是在各类报告中提到北京咳最多的学者,她记得自己大概提起过五次,但她只在1990年代中期来过北京一次,当时没有咳嗽,也不知道和空气污染是否有关系。希拉里对于北京咳的关注在二十年间没有延展,因为她在2011年的一本《食物伦理(Food Ethics)》的书中关于北京咳所写的内容与1990年一样。

在学界,这个词的使用范围略有扩展,2002年,一本政治经济学的书中也有所提及:“城市里的空气经常带有酸味、硫化味,到处都可以听到‘北京咳’。”但没有人和希拉里讨论过这个词,在英文论文数据库中,也搜索不到相关论文。

不过,这个形象且易产生共鸣的概念在民间中流传颇广。和北京烤鸭一样,北京咳频繁出现在旅游攻略中。2003年的一本《文化震撼,游遍北京(Culture Shock!Beijing at Your Door)》的旅游书如是提醒游客:很多人抱怨“北京咳”,指不定时发生的干咳或是喉咙瘙痒,从12月份持续到4月份。目前,我们还不知道防止或是治愈“北京咳”的方法。

越来越多的网站中出现了类似的提示,奥运会前后达到了高峰。

中国人的共鸣

渐渐地,也有中国人听说这个词汇。在美国加州教书的老师廖康2006年在博客中说,自己回国后开始咳嗽,朋友说他被美国纯净的空气惯娇贵了,患上了北京咳。

但是,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,这确是陌生的概念。搜索中文“北京咳”,结果寥寥。南方周末记者咨询的多位环境监测人员、呼吸内科医生、环境健康学专家以及杜少中都没有听说过。公开场合只有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小川,(潘小川)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起,他也是听国外朋友转述。

“这不是一个医学名词,不是一个学术概念,没有一个定义,没有它的症候群,是外国人编的。北京冬天因为干燥,容易导致咳嗽,既有气候的原因,也有空气污染的原因。”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呼吸病研究所所长刘又宁说,“那是老百姓的说法,我们病历上从来不诊断北京咳、亚博平台网址咳。”。

尽管带有各种“不是”,这也并不影响中国人对北京咳的共鸣。

北京大学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环境与健康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薇,也是最近才听说的:“2012年夏天以来,有三四个美国朋友陆续和我说起。他们很惊讶,你研究空气污染和健康关系,居然不知道。”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时,黄薇也有些诧异,但很快就感同身受:在美国生活了12年,她返京后在冬天就开始干咳。

不仅仅是从国外,从国内其他城市的人也有类似的感觉:瑜伽教练刘嘉2011年在广西开了分店,回京后一对比才发现以前都麻木了。练瑜伽需要深呼吸,对于空气质量要求高,她花了一个多月才找到,合适的空气净化器和监测仪。

在哈里眼中,北京人一直在咳嗽。刚到北京,哈里和塞拉就发现出租车司机在咳嗽,早上走在小区里,很多窗户都传来咳嗽声。哈里很奇怪为什么中国人不太谈论这个话题。“北京人已经习惯于看到很多人咳嗽,还是人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个问题?”。

塞拉想起一本杂志关于“北京最糟糕的事情”的民意调查,225个中国人和外国人受访,其中75%的外国人选择了空气质量,而中国人只有28%选择了空气,33%选择了交通,还有的认为是房租和通货膨胀等。

未知的关联,必要的治理

90后摄影师王一坤给北京天空拍摄了364天的照片,如果要离开北京,空气是他的第一理由,比房价更重要。但他现在无法离开,因为事业刚刚起步,所有的朋友、业务关系,都在北京。

对于空气颗粒物的危害,大多数北京人是在2011年的PM2.5风波之后才恍然大悟。远大空气净化机的北京销售人员李天剑说,2011年,他们的销售量大幅度上升。王均和张斌是“全国空气污染指数”手机软件的发明者,现在他们已经有80万用户。

2011年的PM2.5风波也在警醒北京政府部门,2012年,PM2.5治理被列为北京市的“一号实事”,攻坚战由此拉开:6月1日,北京市的汽柴油执行京Ⅴ标准,首次规定了颗粒物的排放限值。在12月颁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规划中,“十二五”期间,全国重点区域PM2.5年均浓度要求下降5%,而北京则是15%。

不过,几乎所有的北京人都不去医院,只是“扛着”,最多自己买点润喉药。“医疗费达不到公司的报销标准,得自己掏钱,去医院还要排长队、请假,一个月的全勤奖就没了!”一名受访者说。

究竟空气污染会对健康造成怎样的长期影响?“长期追踪人体健康的队列研究是最好的研究手段,但我国的队列研究只有武汉开始起步,这需要十年以上,数亿资金,国内现有研究还是空白。”黄薇说,她认为北京咳的现象进一步说明,空气污染治理的必要性,“因为不只是易感人群,普通人也会受到影响。”。

2013年4月,哈里将回到芬兰,回到新鲜的空气中。“我们的上一代人经历了空气污染,我们这一代则是干净的空气。”40年前的赫尔辛基也靠烧煤供暖,父辈们说那时的房子都熏黑了。哈里认为来北京也让他醒悟了:“我回到芬兰要第一时间对朋友说,你需要珍惜你的空气,你从未考虑过、讨论过,觉得这是自然的,却不知道这里有多少人,多么渴望。”。

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(www.yogeev.com)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,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,不得任意转载。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,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。

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,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/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。


相关推荐:
今冬寒潮来袭 新《蜀门OL》造就驱寒热身之所

在亚博平台网址绿岸网络旗下的新《蜀门OL》成都城里,寒冷的冬天并不影响玩家的热情,激情洋溢的赛跑领略雪季的奇迹,御驾跋涉赶赴世外桃源驱冷避寒,伴随武林豪侠真真切切地体验中华武侠的暖冬。


2016这些艺术专业最火爆!

4.大学(包含一些专科院校的教学和管理工作、高中、考研(课程))是主要就业趋向。开设此类相关专业的高校清华大学、复旦大学、中国传媒大学、北京电影学院、北京师范大学、中央戏剧学院、中国戏曲学院、北京舞蹈学院、长春师范学院、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、东北师范大学、吉林艺术学院、吉林艺术学院动画学院、沈阳大学、南京艺术学院、中国传媒大学、南广学院、山东艺术学院、山东师范大学、中华女子学院、聊城大学、西安外国


石河子手摩托车交易市场58同城

2、二手摩托车: 代步工具,车型-踏板-跨骑-弯梁-越野-可供你任意挑选!!(品牌有本田,雅马哈,宝马,铃木,川崎,大阳,豪爵,嘉陵摩托车等)8000-1200元


新风系统十大品牌

新风系统是由风机、进风口、排风口及各种管道和接头组成。安装在吊顶内的风机通过管道与一系列的排风口相连,风机启动,室内受污染的空气经排风口及风机排往室外,使室内形成负压,室外新鲜空气便经安装在窗框上方(窗框与墙体之间)的进风口进入室内,从而使室内人员可呼吸到高品质的新鲜空气。其类型有单向流新风系统,双向流新风系统,地送风系统,全热交换新风系统。根据新风系统安装环境的不同,选用的新风系统也会有些差异,


世界遗尿日儿童尿床可持续到成年,专家呼吁尽早治疗

“曾经有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因为夜遗尿找我看病,因为我们是儿童医院是不看成人的,她为了挂我们医院的号,还专门把年龄从原来20多岁改成18岁,不然不给她挂号。因为怕被人知道,她不敢出门旅游,不敢交男朋友。”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肾脏学组副组长毛建华教授说,每年儿童夜遗尿是有12-15%的自愈率,但是有很多夜遗尿的患者,他们的症状会持续到成年,甚至有些人终生都会有,“尿床是病,尽早正规治疗对于孩子的身心都


北京咳,你中招了没? 有机会,有机生活第一媒体

患有此症状的人一般认为出现这种情况与北京的空气污染有关;这和半年前的症状一样:咳嗽,没有并发的感冒症状;北京咳,对于居住于此的人来说,这是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词;知者寥寥,但它一直流传在北京旅者的嘴边,更多是外国人;“BeijingCough”:“北京咳;在北京奥运期间,污染物浓度几乎和发达国家一样低;2011年4月来到北京,塞拉做好了“吸烟一年”的准备;最初的几个月,让他们庆幸的是,没有什么症状出


新风系统知识库:想开窗通风又怕有雾霾?新风系统表示这都不是

北方城市的小伙伴大多可能已经猜到了,就是新风系统;以下图的双向热交换(当前主流)的新风系统为例:;明白了新风系统的工作原理后呢,它的作用就更显而易见了:;新风系统可以用空气净化器和中央空调代替吗;空气净化器:主要净化室内空气中的微尘及细菌;且只能小范围净化空气,全屋净化的话,每个房间都得要一台;可以看出,这三者是不冲突、各司其职、相辅相成的;再来看看一些家里装了新风系统的网友的反馈:。


印度人智辉在广外:玄奘”扮演者黄晓明曾向他学梵语

会讲梵文和印地语的智辉,成了《大唐玄奘》中玄奘扮演者黄晓明的梵语老师,又应邀成为中国当代文学作品《白鹿原》的印地语翻译者,见证了中印文化方面的交流与合作。


德国人为啥不用空调?

中国人夏天离不开空调,日本人、美国人、印度人夏天也离不开空调。但是,偏偏“不差钱”的德国人,却在夏天不用空调——说的更精准些,绝大多数德国家庭,压根儿就没有安装空调。不仅如此,夏天去德国旅游过的小伙伴一定会惊讶地发现,空调在德国的酒店、宾馆都很少见,甚至有的小伙伴说,德国最热的时候座公交,德国人宁愿忍受一些狐臭和汗味儿,就是不配有空调的公交车……


讲坛 | 空气质量管理—去掉霉味,让酒店空气清新起来

大家看这个图,为什么它使用的是蜂窝状的高压静电技术,不是常规的铝电板技术,主要是考虑风阻尽可能达到最小,而且电场均匀分布,而最终能够达到非常好的去除臭氧,后端能够增大它的接触面积尺寸和去除TVOC异味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设计,目前已经在绿城等几个项目使用。
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