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秘 凤凰:一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发展靠什么?

前 言

凤凰县位于湘西州西南部,西与贵州省松桃、铜仁两县接壤,是一个以苗族为主的多民族县。2016年,全县总人口43.2万人。

“筚路蓝缕,以启山林。”用这铿锵有力的八个字来形容边城凤凰一路走来,不断寻求发展之路的艰辛,真是恰到好处!

史料记载,凤凰直至唐垂拱二年(686年)始设渭阳县,至宋代设土司。明隆庆三年(1569),统治者为了监视土司,在今落潮井一带设立军营,因此地有一高山,形似凤凰,称凤凰山,这个军营因山定名,名为凤凰营。清康熙三十九年(1700)设厅,名凤凰厅。从此,“凤凰”作为区划名称开始与这块土地结下不解之缘。

以“凤凰”为名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近代文豪郭沫若的名篇《凤凰涅盘》。《凤凰涅盘》取凤凰“集香木自焚,复从死灰中更生”的古老传说,表现出强烈的爱国激情和狂飙突进的时代精神。湘西“凤凰”,一座边地小城,当然不同于郭沫若笔下之“凤凰”。她无其傲然世间的崇高,却吸纳了天地山川的慧根灵性,山水之城,如梦如幻,有遗世之美;她无其毁灭与重生的壮美,却孕育了巫风楚雨的浪漫神奇,异域之城,风情多姿,有神秘之韵;她无其狂飙突进之昂扬,却独得兵战文化的千年洗礼,竿军之城,雄强彪悍,有鹏路翱翔之魄……

鹏路翱翔?诚哉斯言!

千百年来,苗族先祖迁徙至凤凰,与当地的土着一道在这片并不富饶的土地上生存繁衍,步步前行,探寻发展之路,正如鹏路翱翔,奋进不息!

然而,路在何方?对于探路者来说,前路迷茫,波澜曲折,寻找凤凰发展之路又何其艰难。

朱镕基考察凤凰时为凤凰古城题词,大大提振了该县发展旅游的决心和信心。

烟草经济之路———短暂的辉煌与沉痛

凤凰县历来以农业生产为主,封闭的、难以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是其漫长封建社会时期的主要经济形态。

新中国成立以来,凤凰的经济建设取得了可喜的成绩,历史上遗留下来的落后面貌有所改变。但至1980年,凤凰仍是全省12个贫困县之一,1983年还列入全国201个贫困县之中。1985年农民平均收入仅237元,贫困面广,贫困程度深,可供选择的发展路径少之又少。

此后,多届县委、县政府逐渐意识到,凤凰农业生产受自然条件的制约,产值的增长幅度极其有限。从宏观经济来看,要使凤凰真正富裕起来,光靠农业是不够的,还必须发展工业和商业。

至此,凤凰人开始投石问路,问道于工业生产。

1970年,全国各地普遍兴办小氮肥、小水电、小煤窑、小钢铁、小水泥等“五小”工厂。凤凰不顾当时缺电、缺煤、缺技术的实际情况,盲目开办氮肥厂,结果第一年就亏损80万,接连的严重亏损让政府财政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。

开局不力,方知寻路艰难

1980年,贯彻中央“调整、改革、整顿、提高”的方针,凤凰县及时关闭氮肥厂,再认真反思办氮肥厂失败的经验教训,根据本地盛产晒红烟的实际情况,办起了一个雪茄烟厂,开始发展烟草经济。

及时调整,因地制宜,便得花生满路。

烟草种植切合凤凰山地多、生态好的县域实际,生产的烟叶品质好,市场竞争力强,全县烟草经济顿时活跃起来。一方面农民大量种烟,增加了收入;另一方面烟厂税利多,地方财政收入大幅度上升;同时,烟厂的龙头效应,带动了印刷、卷烟材料生产等相关产业的大发展。

起初,发展烟草产业也非常艰难,没有技术,自己摸索,没有设备,用手工卷烟,没有厂房,从简易作坊到搭盖厂篷,再到建起临时厂房,先后三次搬家。

星夜兼路,加快发展。很短时间内,凤凰烟厂便办得红红火火。最鼎盛时期,该县烟草种植面积达8万多亩,产烟22.8万担,年上缴税收3140万元,并带动相关产业迅猛发展。1990年,凤凰县财政收入一举破亿元,成为当时全省财政过亿元的五个县市之一,和当年的长沙市、临澧县、益阳县、浏阳县一起被誉为全省经济社会发展领域的“五朵金花”

烟草经济为凤凰经济发展带来了近15年的繁荣。烟草经济的发展刺激老百姓调整产业结构,全县烟草种植规模节节攀升。当时,老百姓种植一斤烟叶市价1.5元,烟草产业成为脱贫致富的黄金产业。“粮烟安天下”一度成为凤凰县经济发展的响亮口号。

然而,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随着国家产业结构政策的调整,凤凰县烟草产业受到限制,再加之企业内部缺乏现代化的管理经验,企业经营不善等多方面原因,凤凰红火一时的烟草经济轰然崩塌,凤凰经济社会发展遭受到重创,光烟厂就有3000多名工人下岗,相关产业5000余人下岗。当时小小的凤凰县城3余万人口当中,近万人因烟厂倒闭而失业;县财政收入由过亿元一下子跌到2000万元。厂关民穷,繁华一时的凤凰古城一片沉寂,冷火秋烟。

“一时间,整个凤凰县城‘黑云压天’。”时任县委书记陈久经对凤凰县遭遇的这场“经济危机”记忆犹新。

凤凰人是竿军的后代,从来都有那么一股死不服输的倔强劲,他们不能也不会被轻易击倒。在遭遇经济重创后,县委、县政府紧急召集全县50多名县级干部在南华山开会。

会议上,干部们更多还沉浸在迷茫、沉痛、悲观的情绪当中。大家都知道,此时的凤凰县最需要的是指明一条新的道路,才能重新鼓舞士气,凝聚民心。

然而,烟草经济之路刚刚崩塌,进退路穷,前路更在何方?

州委书记叶红专(前排右一)考察凤凰文化旅游产业园。

在南华山这场以“二次创业”为主题的大会上,短暂的低迷、沉默后,为了一县之生存、发展,会场慢慢开始热闹起来,干部们愤然反思,慷慨建言,激情研讨,反复争辩……

这场持久的会议一直开到第二天凌晨,从各持己见的建言,到僵持不下的论争,最后,到凝聚共识,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
车到山前必有路。会上,一条新的道路终于又铺展开来———发展旅游。

整个湘西旅游业起步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并不算晚。然而,随着上世纪八十年代湘西自治州当时所辖的大庸市、桑植县这两大重要旅游资源县市与常德地区的慈利县合并,整合成立新的张家界市后,湘西的旅游发展一度处于“迷茫”甚至“停滞”状态。

就在这样一个历史节点,凤凰县提出要发展旅游产业,对全县人民来说,必然会是一条更具争议的道路选择。

众所周知,上世纪九十年代,旅游产业,还并不是一个热词,对偏远的边城小县凤凰来说更为陌生。凤凰要发展旅游产业?旅游为何物?凤凰有没有发展旅游的资本?如何来发展旅游?一系列尖锐的问题都摆在凤凰人民面前。

旅游产业之路———历史与现实的抉择

走在凤凰的夜色里,江边吊脚楼一间连着一间,悬挂在高高的河壁上,荡漾在沱江的灯影里。

虹桥璀璨,南华山上灯影幢幢。一盏盏明亮的水灯,顺着江水的光影流动,苗家阿妹的歌声在江岸袅袅升起……

的确,凤凰是天人合一的人间杰作。特有的边地山水、文化,魅力无限,迷倒众生。难怪,新西兰着名作家路易·艾黎要称赞她为“中国最美丽的小城”

凤凰历史古朴悠久。自古以来一直是苗族和土家族的聚居之地。凤凰城史可追溯到唐朝垂拱二年(686年),当时设渭阳县。到清嘉庆二年(1797年)凤凰升为直隶厅,统领三府一州军政,管辖“大湘西”二十余县,被视为“扼湘西苗疆之咽喉,浦泸麻之屏障”的边陲重镇。

地域文化多元厚重。在千百年的历史演变中,凤凰演绎的是华夏正统和武陵蛮夷之间融合与反融合的历史。在此过程中,楚文化与当地土着文化、苗文化与汉文化融合碰撞,形成了凤凰独具特色的多元文化景观。“赶尸”、“巫术”、“椎牛”等文化元素更是增添了凤凰文化的神秘、厚重。

民族风情多彩浓郁。凤凰作为以苗族为主体的民族聚居区,沉淀了大量的人文历史景观,蕴藏着浓郁淳朴的民族风情。山江苗寨民俗村、苗人谷、老家寨等,保持着原始淳朴的民风民俗。在苗寨里,传承着上千年的民俗活动,如“三月三”、“四月八”、“六月六”、“赶边边场”等。

兵战文化骁勇驰名。历史上,生活在这里的苗民不服王化敢于反抗,由于镇压苗民而衍生出的兵战历史,给凤凰留下了一系列战争痕迹。比如,明清两朝修筑的“边墙”、数量庞大的堡垒、碉楼、哨台、关卡等军事设施,形成了严密完善的军事防御系统,成为凤凰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遗产。

另外,凤凰建筑风格独特、人文精神影响深远。特别是凤凰的近现代历史上,出现了田兴恕、熊希龄、陈渠珍、沈从文、黄永玉等杰出的政治、军事、文艺人才,可谓人才辈出,群星璀璨。这些都构成了凤凰文化厚重神秘的属性,成为凤凰旅游发展的资本与灵魂。

凤凰凭借自身厚重的文化底蕴和,独特的边地风光完全拥有发展旅游产业的底气。

凤凰古城山、水、城、人、文融为一体,被誉为世界“最美丽的小城”

尤为重要的是,承载着这些丰厚文化旅游资源的凤凰古城,历经千年而保存完整,更是十分不易。特别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,随着改革开放,凤凰县烟草经济发展,老百姓生活条件大为改善,古城一度掀起一股拆除传统建筑修建新“洋楼”的风气。在这个节骨眼上,凤凰县时任县长吴官林———这位“凤凰护城人”,以当时十分难得的远见卓识提出保护古城。

“当时我出了一张布告,就是讲,要保护古城,不许破坏。”吴官林回忆。

1986年11月1日,一张措辞严厉的布告出现在凤凰大街小巷,布告划定古城保护区、沱江保护带和名人故居、祠堂庙宇保护点,在这些区、带、点范围内,不论机关、团体、企事业单位还是个人,不得建造超过两层的建筑物,违反规定的一律拆除。

此外,当时凤凰县委、县政府每年从财政中拿出100万元,对那些已经破败或已用作工厂和民居的名胜古迹进行“抢救性”修复,沈从文故居等一批重要的文物古迹得到修复。

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。凤凰人一代代千方百计保存下来的古城正好成为该县,发展旅游最大的底牌。

尽管凤凰有优质的旅游资源,保存也完好,但要充分认识到这些资源的价值,然后从烟草经济立马改弦易辙,走向旅游发展之路,这在全县干部中尚有不少争议,普通群众更是众说纷纭。反对、质疑、悲观者多之。如何在全县范围内解放思想,凝聚共识是当时面临的最大问题。

凤凰历史上发生的以下两个重要事件,很大程度上消解了该县上下的疑虑,坚定了发展旅游的道路自信。

2000年4月21日,对凤凰来说,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这一天,一位老人,登上凤凰县廖家桥镇永兴坪村一处“苗疆边墙”遗址,在察看了一些零零碎碎的“片砖只瓦”后,这位老人震撼了,他突然大喊一声:“这就是我找了近半个世纪的南方长城啊!”

此语一出,震撼世界,“南方长城”从此得名。

这位当年已77岁高龄的老人叫罗哲文,时任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、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罗哲文便在相关史料中了解到中国南方有长城,却多年未能找到,没想到,此次湘西凤凰之行,终于圆梦。

罗哲文发现的“南方长城”重修后成为凤凰旅游的标志性景观之一。

从此,凤凰古城因为“南方长城”这个新的命名而被赋予了新的生命,凤凰古城的知名度开始在全国叫响,也让全县看到了发展旅游的广阔前景。

一年后的4月8日,对凤凰来说又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日子。当天下午,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来到凤凰。看到悠悠沱江、秀美古城,朱镕基总理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,他欣然挥毫,留下“凤凰城”三字珍贵墨宝,并作出“发展旅游业是湘西今后最大的门路”这一重要指示。

“朱镕基总理的重要指示,让全县老百姓开放了思想,极大地坚定了凤凰上下发展旅游的决心和信心。”州政协主席刘昌刚于2002年至2006年担任凤凰县委书记,在他看来,罗哲文和朱镕基总理为凤凰旅游发展带来了一剂“兴奋剂”

从此,凤凰旅游发展之路得天时、地利、人和。

黄永玉亲自绘制图纸重修的虹桥成为凤凰古城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打造品牌之路———建设与营销的并进

旅游发展的方向确定了,思想统一了。然而,凤凰旅游到底怎么搞,依然是摆在凤凰人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。

时间回溯到1997年,凤凰县“二次创业”提出了旅游发展道路的第二天,时任县委书记陈久经和县里几个干部连夜赶到广东,找到正在举办画展的黄永玉。

黄永玉是湘西凤凰走出去的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艺术大家。热爱家乡的黄老,一直牵挂家乡的发展。

“先回去把虹桥修复好!”当年黄永玉为家乡旅游发展献出第一策就是恢复虹桥,他还亲自为虹桥设计了图纸。如今,伫立在沱江上的秀美虹桥已然成为凤凰古城的标志性景观。

当然,黄永玉的建议不仅仅是修建一座虹桥那么简单,他更是要告诉家乡的父母官,要发展旅游,基础设施建设、旅游景点打造迫在眉睫!

很快,凤凰加大了基础设施、旅游配套设施和景点建设步伐。

在全县上下的共同努力下,1998年,凤凰古城被评为省级历史文化名城,凤凰古城旅游在省内开始形成影响。

2001年12月17日,从北京传来好消息,凤凰古城被列为第101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开启了凤凰旅游富民强县的发展新征程。

当然,不得不承认,任何事情,起步艰难。尽管凤凰县全力而为,但旅游是一个长期投入的产业,不像早前发展烟草经济那般立竿见影。据统计,2001年,凤凰县全年旅游人次仅为57万人次,门票收入仅为165万元,这样一组数据对于一座全力打造旅游产业的 历史文化名城来说,远远不够。这也迫使凤凰县委、县政府再次陷入思考———凤凰旅游必须加快步伐!

又是一场全县范围内的大讨论

最终,县委、县政府形成决议———引入民间资本,加速凤凰旅游开发。

几经曲折,当时旅游界的“新贵”叶文智进入了凤凰县委县政府的视野。双方经过10轮拉锯式的利益博弈和艰辛谈判,终于尘埃落定。2001年12月26日,黄龙洞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组建的凤凰古城旅游公司,以8.33亿元获得凤凰县8个核心景点的50年经营权,公司平均每年付给政府1660万元经营管理费。

此时,凤凰县委、县政府也背负着巨大非议和指责。干部们不得不一遍遍和老百姓解释‘经营权转让’不是‘卖祖业’,而是更好地保护开发文化遗产。随后的事实让老百姓渐渐明白了政府当初的用心,疑虑最终消除。

凤凰夜景打造璀璨夺目的“夜凤凰”

凤凰在全国率先探索出“政府主导、市场运作、企业经营、社会参与”的旅游产业经营机制走出了一条创新之路,凤凰旅游发展进入快车道。

很快,政府搭台,企业唱戏,凤凰古城好戏、大戏连连:“西部之歌”通过湖南卫视直播,率先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唱响南方长城。紧接着,“南方长城中韩围棋巅峰对决赛”、“谭盾大型水上音乐会”、“天下凤凰美”群星演唱会、“中国·凤凰苗族银饰节”、“天下凤凰聚凤凰”等大型宣传营销活动陆续登场,一步步唱响凤凰旅游大品牌。

“记得是2003年的11月21日,谭盾音乐会,在沱江上,龙仙娥的苗歌唱起来,世界顶尖级的交响乐团奏响气势磅礴的乐章,整个沱江两岸沸腾起来,民族的、世界的、东方的、西方的,音乐穿越了时间、空间,穿越了民族、国界!”谭盾在凤凰举办的这场大型水上音乐会被评为2003年,中国十大文化盛事之一。至今,一些当时的见证者讲起这段盛事,仍然激动不已。

关于这场名为《地图———寻找消失的根籁》的水上音乐会,背后还有着不少动人的故事。当年,谭盾来湘西,走到一村寨,见一老者,老者鹤发童颜,手握石子,见谭盾后,将手中石子顺手一甩,地上便成一八卦图案,然后,飘然而去。不久,谭盾再次来到这个村寨,发现这位长者已经逝去……

谭盾在凤凰的经历充满了传奇色彩。而这份传奇与神秘,正是“神秘湘西”留给世人最好的想象!更是“天下凤凰”旅游品牌打动谭盾,打动天下游客的最动人之处!

发展旅游,景点建设必须和品牌营销齐头并进。多年来,凤凰县委、县政府持续不断地建设、整治古城,为旅游提质,为品牌奠基。

大型实景剧《边城》的演出,提升了凤凰旅游的文化品位。

据统计,自2001年以来,凤凰县在财力十分弱小的情况下,通过申报项目资金、上级转移支付及地方财政配套,累计投资超过16亿元,先后完成了沱江防洪堤及游步道、从文广场、古城污水管网、沱江河清淤、小溪河治理、古城风貌整治、古城消防设施、古城机关单位搬迁、从文图书馆、鹤舞公园、古城夜景美化、“风”“雪”“雨”“雾”“云”五座景观桥、古城公厕建设等一批古城提质项目及旅游配套服务项目建设。

凤凰县的历届领导班子一届接着一届干,干出了实效。

特别是州委书记叶红专(叶红专)担任,凤凰县委书记期间重点打造的十里沱江风光带建设,做足沱江这篇“水上”文章,极大地拓展了古城格局的同时,将凤凰的山、水、城、人、文融为一体,凤凰古城进一步提质,焕发勃勃生机。再加上凤凰夜景的打造,凤凰古城更显璀璨多姿。

昔日的“旧凤凰”“小凤凰”在州县的共同努力下,打造成今日的“新凤凰”“夜凤凰”“大凤凰”!

保护凤凰、建设凤凰、营销凤凰成为打造凤凰旅游品牌的三根主轴。多年来,在州委、州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,凤凰人不顾前路艰辛,脚踏实地,代代接力,奋力前行,全力推动凤凰旅游品质的步步提升,以凤凰为龙头的神秘湘西游逐渐响亮世界。

至2013年,全县共接待游客842.42万人次,实现旅游收入66.86亿元,门票收入1.7亿元。和2001年游客57万人次,门票收入165万元相比,短短13年,凤凰旅游人数增加15倍,门票收入更是增长了100倍!

当时,一路高飞的凤凰旅游被誉为旅游界的一匹“黑马”、“野马”

“野马”奔腾,一路高歌。短短十余年,凤凰便被赋予“国家历史文化名城”“中国旅游强县”“国家旅游名片”“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”等一张张 和 的名片。凤凰古城还先后被评为中国“十大最好去处”之一,荣登中国县域旅游品牌十强,被日本NHK电视台推介为“世界名镇”,在“9个最值得去的中国古镇”榜上排名第一。

旅游新政之路———扩容与提质的变革

既是“野马”,便容易脱缰

凤凰旅游多年来在广袤无垠的“旷野”奔驰,创造了速度与传奇,但也埋下不少弊病。

突出表现为:景区景点无序开发甚至恶意竞争,导致市场价格混乱、服务质量低下,无证拉客、欺诈游客、违规操作时有发生;古城核心区缺乏管控,违规旅行社以“免费赠送凤凰古城”“零负团费”等为噱头,破坏行业公平,损害游客利益;古城保护压力剧增,公共设施、文物景点、生态资源、环境保护不堪重负……

现实面前,着眼未来的凤凰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———必须进行一场伟大而深刻的革命,来破除弊病,打造一个管理到位、服务优质的旅游环境,以助凤凰涅盘!

在这样的背景下,2013年,凤凰实行了当时轰动一时的“围城收费”政策。这一原本试图借助围城收费来大刀阔斧实行该县,旅游产业转型升级的举措,一下子将凤凰推向了风口浪尖。

“围城收费前的凤凰游客看似多,但70%的游客来自周边大景区,他们甚至把凤凰当作‘礼物’赠送给游客。换句话说,你到我这里来,我收你门票,然后免费送你一趟凤凰游。从更深层次来理解,凤凰古城虽然品牌上去了,但实际上,因为种种弊病,我们还没有形成一个独立的产品,没有建立起健康的产业链,我们围城收费,某种程度是争夺凤凰旅游市场独立的一场‘独立战争’。”凤凰县委书记颜长文回忆起3年前的那场围城收费所受到的误解,内心还是难掩“憋屈”

当然,市场才不管你憋屈不憋屈,在围城收费之初,凤凰旅游受到冲击,美誉度受到一定的影响。

歧路不容徘徊。凤凰一边顶住“门票制”带来的诸多压力。一边秉持初衷,轰轰烈烈地开展一场以扩容提质、整顿市场为核心目标的“旅游新政”,全力建设管理服务新体系。

合理规划———告别“看屁股”时代。时间回溯到2012年国庆黄金周,凤凰城内人头攒动,城区交通几近瘫痪,行人难以移步,从城北高速出口,车辆就只能缓慢“蠕动”,到城区至少也要3个小时以上……

数据统计,2001年凤凰刚发展旅游之初,城区面积为3.6平方公里,到2012年增加到约6平方公里,增加不足两倍。2012年该县共接待游客690万人次,与2001年相比,却足足增长11.9倍。由此可见,凤凰古城很美,小巧精致,但容量小,基础设施不堪重负。

为此,“旅游新政”伊始,凤凰县大幅提高全县规划起点和项目标准,聘请国内专家和权威机构精心编制旅游详规和城镇发展规划。很快,凤凰“一廊、双核、三区、四线”的总体布局便应运而生。

古城核心区、旧城商贸综合区、红旗行政生活区、堤溪文教体育区、城北旅游综合服务区、棉寨旅游服务休闲区等“六大功能分区”在这一总体布局中得到明确分布,呈现出体系化、科学性的城市空间布局。这些科学规划驱使凤凰进一步完善各项基础设施建设,扩大旅游产品的容量,着力保护古城,提升旅游品质。

该县规划局负责人介绍,到2020年,城市规划总面积将达到19.2平方公里,城市布局、交通、基础设施、古城保护、游客超载等一系列问题有望破解。届时,凤凰将成为更加宜居宜游的文化山水之城。

“几年前,北京一位老人带着他的孙子来游凤凰,回去后,老人问孙子凤凰好不好玩,孙子说,凤凰没什么好玩,到处是屁股。”凤凰县县长赵海峰在谈到城市整体布局规划时,开玩笑地说起这个典故。

凤凰有决心让这个典故永远成为历史!

整顿市场———告别“黑凤凰”时代。以往,来凤凰旅游的一些游客在回去之后,对他们经历的飞车追客、导游讹诈等事件,内心很难平复,常常在网上予以发泄。

不容讳言,自凤凰旅游进入大家的视线以来,旅游恶性事件曾层出不穷。“黑导游”劣迹斑斑,“黑景点”品质低劣。不规范的旅游市场秩序和行为严重影响了凤凰旅游的声誉、品质。

旅游市场亟待整顿,一系列重拳接踵而至!

2012年,在政府的主导下,将县内原有的18个乡村旅游景点整合为2条精品线路,将古城风景名胜区内“古城景区”和“南华山景区”整合为一个产品。2013年,组建凤凰古城景区管理服务公司(名称),对古城景区、南华山景区、乡村游景区门票统一管理、统一出售、统一营销,从源头上切断高额回扣的利益链条,让游客明白消费,远离欺诈。

“旅游新政”实施以后,为配合旅游市场的规范化管理,凤凰县以城区景区管理行政执法局牵头成立旅游执法大队,对来该县的旅游车辆、旅行社和导游的违规行为进行全面检查、监督、处罚,全力净化旅游市场环境,提高旅游质量。

优化管理———告别“轻服务”时代。服务是旅游的软实力,也是影响旅游形象和质量的一项重要因素。

多年来,凤凰旅游一路高歌猛进,重建设、轻管理的问题比较突出。在整个旅游体系建设中,服务体系的构建是弱项,时遭游客诟病。

实施“旅游新政”后,凤凰更加注重提升服务质量。

实施景区公司统一管理和服务;全面加大对旅游从业人员的培训力度,培训了380多名民族讲解员,提高旅游从业人员的服务意识;对古城区旅游商品实行明码标价,对宾馆、客栈实行政府指导价;开放13座旅游免费公厕,在主要旅游路线增设60个游客休息点;工商部门推出旅游市场监管系统(12315指挥中心),利用目前信息领域的前沿技术提升旅游管理、监督服务;引资6000万引进“智慧凤凰”电子系统,实现对景区的网络化系统管理,随时监控各景点的游客动态,也为游客购票、选点、出行、住宿等提供全方位的电子化一体服务。

三年“旅游新政”的实施,凤凰紧紧围绕城市扩容提质做文章,旅游发展从“粗放型”向“精细型”转化,独立的旅游市场基本成型,旅游品质节节攀升,凤凰旅游进入跨越式的发展阶段。

山江镇打造《苗寨故事》深受游客喜爱。

全域旅游之路———涅盘与高飞的蜕变

三年的旅游新政,凤凰忍受误解,踏梦前行,只为让凤凰脱胎换骨,化茧成蝶,涅盘高飞!

3年后的2016年4月10日,凤凰再次抛出“震撼弹”———取消古城围城设卡验票方式,保留古城景点验票方式。

如果说3年前,凤凰采取“围城设卡验票”方式实施“旅游新政”是发展的必然阶段,但却在相当程度上出乎人意料。那么3年后,为进一步完善凤凰古城旅游管理服务新体系,取消凤凰古城“围城设卡验票”,保留古城景点验票方式则更是大势所趋。

“在供给侧改革这样一个大背景下,我们必须从供给质量出发,从游客的需求、满意度出发,打开城门,把凤凰旅游从诸多发展障碍中解放出来。”州委书记叶红专(叶红专)是三年前凤凰古城围城收费和,三年年后取消收费背后的主要决策者。在他看来,前后两次重大决策是凤凰旅游发展史上的两场重要战役,前者堪称“独立战争”,后者可理解为一场“解放战争”,两场战争都是凤凰旅游发展阶段的必然选择。

“独立战争”已取得胜利。如今,这场“解放战争”又如何来打?

全域旅游时代,必须有全新的规划布局。

在“旅游新政”期间高起点规划的基础之上,凤凰再投入1000万元完成全域旅游规划、土地利用规划调整、生态环境规划等“多规合一”工作,实现一张蓝图指明方向、管控到底,全力破解规划“瓶颈”

全域旅游时代,必须靠大项目推动大发展。

正在加紧建设中的凤凰接驳体系施工现场。

5月12日,正值初夏,暖阳。凤凰县沱江镇杜田村,该县游客服务中心及停车场建设工地上,机器轰鸣,人来人往,好一片热火朝天,大干快干的景象!

施工方介绍,城东、城西游客服务中心及停车场是该县游客综合服务,体系建设项目的一部分。游客综合服务体系项目计划总投资16.9亿元,是一个全新的游客接驳系统。整个项目建成后,以城北大型停车场及游客服务中心为枢纽,以城西、城东游客服务点为支撑,以旅游接驳为载体,将实现旅游车辆统一停靠城外、统一接驳进景区、统一门票销售和统一导览服务。

全域旅游时代来临,凤凰县项目建设不断呈现“大手笔”。近年来,该县以创建国家5A级景区为抓手,重点做好产业和配套设施“两个项目库”,充分发挥基础设施、配套设施服务产业发展功能。2017年,该县共实施重点项目100个,总投资783亿元。特别是成功引进东方园林产业集团、秀兰集团、华夏集团、中青宝公司等涉旅企业入驻凤凰,协议投资近100亿元,加快国际休闲度假区、旅游西线和北线开发,打造古城游与乡村游双轮驱动格局,带动民宿产业、特色餐饮、观光休闲农业、休闲农庄、度假村、旅游商品加工业等涉旅产业发展,成为该县实现全域旅游的强大的推动力。

尤为值得关注的是,未来5年,凤凰县在交通项目上,将重点加快高铁、干线公路、机场建设。对内交通主要加快景区通畅路网建设,年底竣工天星山旅游公路、廖家桥至长潭岗旅游公路、长潭岗跨湖人行景观桥建设。在景观慢行系统建设上,对接通号集团完成环古城观光轻轨可研、立项等前期工作,启动古城沿沱江至长潭岗观光绿道慢行系统。上半年完成从“齐梁桥风情小镇—游客服务中心—南华山—杜田—饮马江—生态文化公园—长潭岗—山江—天星山”的80公里旅游扶贫景观公路和慢行绿道设计,打造精品景区“慢游”体验系统。

全域旅游时代,必须进一步增大文化软实力。

近日,不少来凤凰旅游的游客走到沱江下游豹子湾一带,发现不少惊喜:美丽的“风桥”建设完工,美若虹桥。河岸两边新修的吊脚楼,别具风味。沱江里,两架大水车,勾起对湘西乡村的记忆……

沱江下游豹子湾一带,“凤凰记忆”项目正在加紧建设,成为游客新的理想去处。

“凤凰记忆这个项目不仅能拓展古城旅游空间格局,更重要的是挖掘了凤凰的特色文化,增加了游客的文化体验,淡化了古城商业化气息。”4月13日,正在现场调研的州委书记叶红专为“凤凰记忆”项目点赞。

“凤凰记忆”建设项目位于沱江下游豹子湾“风桥”至听涛板桥,总长700米。项目建成后,将成为凤凰旅游新的增长极。为更好地迎接全域旅游时代到来,凤凰县进一步挖掘内涵,提升文化旅游软实力。2015年,该县对外开放苗人谷景区—苗族博物馆景区、飞水谷景区—营盘寨景区、营盘寨景区—香薰山谷—农家船景区、老家寨景区—《苗寨故事》风情剧等乡村游精品线路,让广大游客全方位、多角度地感受凤凰苗族文化和独特的民俗风情,助力全域旅游发展。此外,凤凰正大力推进旅游+文化+生态(林业)康健+体育(汽车营地)等项目建设,汇聚全域旅游发展合力,全力创建国家5A景区,融入大湘西生态文化旅游圈,打造国际目的地。

全域旅游时代,必须谙熟资本运作。

凤凰旅游发展的“野心”足够大。然而,发展靠项目,项目要资金。多年来,凤凰县受观念、渠道、平台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,融资难问题一直尤其突出。

如何破解这一难题,寻得突围发展的“金钥匙”?

近年来,凤凰县委、县政府在资本运作上尤为着力。经过近几年的探索实践,凤凰开始形成“1+2+N”投融资体系。“1”即政府,主要是主导规划和基础设施建设;“2”即县铭城公司和县文化旅游经开区管委会两个建设、融资平台。“N”即其下的N个子公司和N个社会投资主体。

“1+2+N”的模式搭建了融资平台,构建了切合凤凰县实际的融资体系。在“1+2+N”模式下,凤凰全力拓展融资渠道,利用各种资源,吃透政策,优先向上争取国家金融支持、政策性银行贷款,合理利用商业性银行贷款和平台公司发债,大力引入以 PPP 模式为主的公私合营模式。

“充分挖掘经营性项目盈利点,将明显有收益或至少初期收益能覆盖银行融资利益的项目,坚决实施PPP建设模式,确保PPP项目的真实性和可操作性。”谈到该县PPP项目引进,县长赵海峰介绍,充分权衡企业利益和政府债务风险是该县引进PPP项目的立足点。

目前,凤凰县已有海绵城市、西线旅游、全域旅游基础设施、城乡给排水设施、智慧旅游停车场及配套设施建设等5个重点项目进入省PPP项目库,总投资65亿元。

融资平台搭建,融资模式创新,有效破解了凤凰县多年来发展路上的资金瓶颈。

当然,无论是项目融资还是举债融资,控制债务风险是关键。为此,凤凰县进一步解放思想,充分利用市场机制和县域资源,灵活运用资本市场规则,科学合理地管控债务风险稳定发展大局面。

在债务偿还问题上,凤凰县一方面积极争取十分明确或很有保障性上级补贴。同时,新增政府所有资产的处置。其次,充分利用土地增值收益。此外,该县还通过PPP项目中政府与投资方共同组建SPV公司实现收益、地方产业发展形成财政增收、铭城公司二三期发债、IPO公司预期上市等多措并举,确保政府负债风险可控。

旅游地产的开发经营是近年来凤凰资本运作的一大亮点。比如,最近,凤凰正筹划在古城拓展区域廖家桥镇开发3000亩小宗旅游地产项目,每1.5亩为一宗,以每宗售价200万价格计算,3000亩售价就可达40个亿。

理念一通,一通百通。思路对路,逢山开路。

“这几年来,我们不断前行,最大的收获便是终于找到了路,真正知道怎么来打造、经营凤凰这座古城,怎样才能在全域旅游时代,让凤凰成为真正的‘金凤凰’。”县委书记颜长文这句话或许正预示着:一个历经“涅盘”的全新“金凤凰”正展翅飞来!

凤凰县作为国家西部湘西自治州辖内的一个边地小县城,一路走来,不断寻路,坚定不移地走符合地方实际的旅游发展之路,一步步成为全国历史文化名城,再跃居国际知名旅游目的地,通过旅游产业真正实现了富民强县。凤凰旅游短短17年的快速发展已让其驰名海外,足以成为旅游界的“凤凰现象”

凤凰县的成功,有着不少可供复制推广的经验:不畏艰辛,探求发展之路;寻得正确的道路后,县委县政府一届接着一届干的团结、执着、坚持;在发展过程中能够不断创新,不断“相时而动,因时而变”的变革等等。这些都是凤凰的成功经验。凤凰的探路历程和发展模式有着示范和样板效应。

昨日可鉴,今日正拼,未来可期。全域旅游时代,凤凰作为支撑大湘西生态文化旅游圈的“一个龙头、二个中心”,正全力推进国家5A级景区创建,打造国内外知名旅游目的地的金字招牌。凤凰将再一次历经涅盘,凤凰展翅高飞,前景可待。

乡村游正成为凤凰旅游的新热点


相关推荐:
岳塘区

2004年,岳塘区辖10个街道、2个镇、4个乡:岳塘街道、东坪街道、中洲路街道、书院路街道、下摄司街道、建设路街道、滴水埠街道、五里堆街道、社建村街道、宝塔街道、易家湾镇、双马镇、霞城乡、板塘乡、荷塘乡、昭山乡。同年,湘潭市行政中心东迁至岳塘区,岳塘区成为湘潭市的政治中心。


宁乡市

煤炭坝双凫铺、横市、大成桥、回龙铺、双江口、金洲21个镇,玉潭、城郊、白马桥、历经铺4个街道,总面积2906千米,总人口144万人。县人民政府驻地不变(金州大道5段)。


韶山毛泽东同志故居

韶氏三女得道于此,有凤鸟衔天书到,女皆仙去”韶山故此得名。现属湘潭市。湖南省设韶山管理局。毛泽东故居位于韶山冲,[1]距长沙市104公里,又名上屋场,坐落在茂林修竹、青翠欲滴的山冲中。


除了5A景区,湖南的这些景点夏天自带中央空调

推荐理由:九嶷山国家森林公园,位于湖南省南部永州市宁远县境内,以文物古迹、自然风光、溶洞和民俗风情着称于世。纵横2000余里,南接罗浮,北连衡岳。九疑山是湘江发源地之一,景区内有大面积的原始次生林。九嶷山山高林密,是中国森林和动植物资源富集地区之一,素有天然动植物园之称。园内有林地面积7075公顷,森林覆盖率86%。


地理位置:岳麓山位于长沙市的湘江西岸

推荐理由:靖港古镇位于长沙市望城区西北,东濒湘江,与铜官镇隔江相望,南临老沩水,西与格塘接壤,北面毗邻乔口镇。靖港镇自古得水运优势,曾为三湘物资集散的繁荣商埠,美名“小汉口”。


岳麓区25-213平方米户型约11000元/平方米起

南二环、潇湘大道、坪塘大道、含浦大道等城区交通骨架已成,猴子石大桥、湘府路大桥、地铁三号线、黑石铺大桥雄贯湘江,与中心城区、省府板块无缝接驳。912路、908路、938路、4路等多条公交线路,通达全城。15分钟到达五一商圈,30分钟速至武广高铁,45分钟抵达黄花国际机场。同时以长沙为中心,已经形成长沙、株洲、湘潭、岳阳、常德、益阳,娄底、衡阳八个城市的1小时经济圈。2015年通车的长株潭城市轻轨,


樱花温泉

樱花温泉度假环境幽雅,碧云蓝天,假山飞瀑,小桥流水,柴门木屋,构成了一幅充满田园气息的美妙画卷。在樱花温泉会真正的领略到大自然的风采。


浏阳市

东汉建安十四年(209)析临湘县地始置浏阳县。治所设“县东”旧城隍庙附近。建安十五年(210)属汉昌郡,建安二十二年(217)属长沙郡。


天心阁

天心阁城砖据东汉应劭所着《汉官仪》记载,长沙的城池始建于战国时期。公元前202年(汉高祖五年),秦朝番阳令吴芮因率越人助刘灭秦有功,被汉高祖刘邦封为长沙王,并封立长沙国。北魏郦道元所着《水经注》"湘水"篇中说:"汉高祖五年以封吴芮为长沙王,是城即芮筑也"。由此可见,长沙较大土城墙早在2200馀年之前就已存在。


水府庙

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|天门山国家森林公园|黄龙洞|宝峰湖|慈利五雷山|桑植九天洞|贺龙故居洪家关|湘鄂川黔根据地纪念馆|茅岩河漂流|崇文宝塔|土家风情园|普光寺|葫芦壳温泉|澧水源头五道水|烈士塔|秀华山馆|老院子|大庸府城|娄江漂流。


网友评论